数字时代,战场无处不在
2017-08-08 19:50:40
  • 0
  • 0
  • 1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约翰•桑希尔 

桑希尔:军事实力快速地从可见范畴转向不可见范畴,从硬件转向软件,这正合那些渴望颠覆西方军事实力者的心意。

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B-2“幽灵”是一种可怕的军事装备。这种隐形轰炸机能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飞行数千英里,向地球上几乎任何一处目标投放一枚热核炸弹。根据某一项政府估算,每架服役的B-2轰炸机的开发和部署花费了美国空军21亿美元。

显然,没有几个国家拥有发明这种武器系统的财力或技术。能够用上这种武器的场合也很少(但愿如此)。因此,美国在其所谓的第一、二次抵消战略中仍然占主导地位:也就是核武器和精确制导武器上的绝对优势。但尽管这些技术对抵消竞争势力的挑战依然必不可少,但在我们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仅仅拥有这些技术已经不再足够。

北约(Nato)国家的大部分军费支出依然流向可以驾驶、航行或者飞行的天价金属盒子。但是,就像当今数字世界的其他许多领域一样,军事实力正快速地从可见范畴转向不可见范畴,从硬件转向软件,从原子转向比特。这些转变正在戏剧性改变关于动用武力的成本、可能性和脆弱程度的等式。

与一架B-2轰炸机的花费相比,一名恐怖主义劫机者或者一名得到政府支持的黑客的花费可以忽略不计,而后者有能力时不时对另一个国家的银行、运输基础设施,甚至民主选举造成严重破坏。

美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这一变化的现实,并在2014年出炉了第三次抵消战略,宣告美国必须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AI)等下一代技术领域保持霸主地位。在这些领域,唯一有可能成为美国对手的国家是中国,中国也在大举投资于这些技术。

但第三次抵消战略只能抵消不对称冲突时代的一部分威胁。虚拟世界几乎没有游戏规则,也几乎没有评估对手意图和能力的办法,甚至没有能够确定你在打赢还是落败的真正线索。

这种混沌状态正合那些渴望颠覆西方军事实力的人的心意。中国和俄罗斯似乎远比其他人更了解这种新世界无序状态——并且擅长利用西方的脆弱性来做出对西方不利的事情。

中国的战略家是首批划出这个新领域的人。1999年,中国两名解放军军官在所著的《超限战》(Unrestricted Warfare)中主张,任何战争不可或缺的三个硬件——士兵、武器和战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士兵可以包括黑客、金融家和恐怖分子。他们的武器可以从民用飞机、网络浏览器到计算机病毒等,而战场可以是任何地方。

俄罗斯战略思想家也拓宽了他们对武力的看法。近年莫斯科在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冲突中动用了传统军事装备。但莫斯科也对这两个国家以及爱沙尼亚发动了网络攻击,还被指对美国总统大选发动了黑客入侵。

在整体层面,俄罗斯强化了当年克格勃(KGB)拿手的“假情报”(dezinformatsiya)行动,马克•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教授称之为“信息的武器化”。为克里姆林宫摇旗呐喊的俄罗斯电视主持人德米特里•基谢廖夫(Dmitry Kiselyov)称,信息战已经成为“战争的主要类型”。

前五角大楼官员罗莎•布鲁克斯(Rosa Brooks)主张,美国军方远非应对这种多方位挑战的理想组织。相反,她提出防御西方社会和投射软实力需要被界定为一项国家集体宗旨,并据此重新思考。“想像一下以全民服役理念为前提进行的公共部门大改革——让美国每个年轻男女都花一两年时间投身于促进国家乃至全球安全的工作,”她写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主宰白宫的时候,从他对于提高传统军事装备支出的承诺看,这样的抱负只能是空谈。此外,克里姆林宫不可能期盼找到一个比特朗普更好对付的美国总统了——他曾赞扬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强势领导、不太情愿支持北约的集体安全,并且谴责美国媒体兜售“假新闻”。

在所谓的“迷因战争”的领域,克里姆林宫似乎已经取得了胜利。但在它过于自鸣得意之前,普京的亲信们最好想一想这样一点:西方对任何个人或者机构的依赖程度远低于俄罗斯。美国国会正推动加大对俄罗斯制裁力度,以惩罚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

此外,俄罗斯总统的国内反对者也在采取新的策略。今年早些时候,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发布了一段精心制作的视频,揭露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涉嫌贪腐。该视频上在社交媒体上被观看近2400万次。

无论多么深谙此道,威权国家正在快速失去它们在信息武器化上的垄断地位。

译者/徐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