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看?
2018-06-12 19:55:26
  • 0
  • 0
  • 0

来源:人文学会 

作者:张五常

本文为张五常6月12日最新文章

不少朋友认为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总统。可能是——美国的媒体说他是历史上最多人天天在谈论的。有趣的是,虽然负面的评价越来越多,民意调查支持他的百分率却不断地增加。

今天他的支持率还低于百分之五十,但要是今天再投票,我要赌的钱会押在他那边。美国人以食为天,弄得经济有好转的必胜,而特朗普上任年多来,美国的内部经济好转得快,在二战后只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里根可以一比高下。二者相比,我认为里根是稍胜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美国经济的一个灾难期,可能比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还要差。那时越战终结,年轻人反战、反权威之声不绝于耳,美钞回流,通胀上升,尼克逊推出价格管制,美国的债券暴跌,三十年的孳息率上升到近二十厘!最头疼是这债券的孳息率高企于十厘以上很多年,就是通胀急速回落也如是。当时没有谁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是这样,我认识的经济学大师们解释不了,不信邪,他们在债券市场上纷纷损手。

里根与特朗普的政策有相同处

里根总统一九八一年上任,拆除多项管制之外,在无数反对声中他大手减税,而且坚持这税减。一九八三年美国的经济终于见到起色,该年底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升到百分之三强,到一九八四年,国民收入的升幅达美国二战后最高的百分之六点八五。在国际上美国的经济雄风主要是从那时开始的,到里根一九八九年卸任后还持续多年,一说是到上世纪末,另一说是到二〇〇七年。

大致上,虽然特朗普不会同意,我认为他是再走里根昔日的路:大事减税与撤销多项干预市场运作的管制。这些方面特朗普办事的速度跟里根差不多,但特氏推出的改革,市场的反应比较快。有前车可鉴可能是今天的反应来得比较快的原因,但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特氏接手时的美国经济比里根当年的为佳。

我们要知道美国二〇〇八年出现的金融风暴是经济大灾难,可幸奥巴马上任后约七年这些灾难算是平息了。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美国联储局的伯南克(Ben Bernanke)与耶伦(Janet Yellen)这一连两位的局长做得好,非常好。我跟进了美国联储局的操作六十年,没有见过另一位联储局长做得那么好。

我的好友弗里德曼从事了多年的货币研究,是对是错其遗留下来的学问说不得笑——从深度与广阔度衡量,经济学的实证研究没有其他的可以相提并论。伯南克与耶伦是承受了弗老遗留下来的智慧。

我们要知道无锚货币(fiat money)是深不可测的学问,统计数 据多如天上星,变化之大,牵涉问题之广,外人是无从理解的。我认为弗老不应该把他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天赋孤注一掷地投到无锚货币那边去,但他是做了。

商人智慧有正负两面

回头说特朗普,他处理美国本土的经济是好的。他委任的部长们一律能干。我欣赏他以商人的智慧处理问题。举个例,美国批准药物的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是极为严格的机构,其缓慢审批程序经济学者骂了数十年。不久前在美国作生物研究的外甥告诉我特朗普说的一句话,我欣赏。特总统说:“那个病人肯定要死了,无可救药,为什么还要用老鼠试新药呢?用他试吧。”

是的,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研发医药的商业机构变得欣欣向荣,审批药物的时间估计会减少三分之一,近于比以前快一年。难怪这些日子研发商业药物机构的股票不断地上升。

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管制法例容易惹来利益团体无数。尤其是在环保这方面,很麻烦。例如法例容许你怎样建房子,有人联手反对可以阻止你很长时日,花上不少法律费用。这类问题在中国是不存在的。我认为假以时日,特朗普会清理这些困难。尤其是,如果在基建、高铁等项目上美国要大事改进或引进,处理利益团体的左右,特朗普会是上佳人选。

特朗普处理经济的最大困难,是二〇一七年一月他上任时我写下的:“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他的言论含意着的,是要用做生意的手法处理国际经济。这是不对的。做生意在市场竞争,图利要把对手杀下马来。但国际贸易呢?要赚对方的钱你要让对方赚你的钱。”

钢材与黄豆是有趣例子

不幸言中!左翻右覆,转来转去,特朗普的政策是要保护美国的行业,让外人看得天旋地转。可不是吗?不久前副总理刘鹤带队到美国洽商贸易,获特朗普亲自接见,报导说达成六项共识,不打贸易战,皆大欢喜。殊不知十多天后,美国却突然公布每年要抽五百亿美元中国货百分之二十五的进口关税。

值得安慰的是美国对中国没有歧视。前些时特朗普说要抽加拿大等几个国家百分之二十五的钢材进口税,跟着又说如果这些国家跟美国联手对付中国,可免此税。大家以为此税也,属虚招。殊不知是真的,几天前在电视上见到加拿大那位年轻有为的总理,说准备回敬时差不多要哭出来。

这就是问题。不管被抽钢材税的国家会否回敬,此税也,必会导致美国的汽车等行业的成本上升,对美国何利之有?美国的钢材工厂斗人家不过,应该近于奄奄一息,这次受到保护,要设置新机械吗?要建新厂房吗?美国总统四年一任,弄好了机械厂房,新任的撤销这保护,岂不是要倾家荡产?愈想愈离奇。

我认为真正保护美国工业的,是美国的黄豆。炎黄子孙爱吃豆腐、豉油,美国的黄豆中国是天下第一大买家。北京说你一动我们就大抽黄豆的进口税。也真巧合,美国种黄豆的农民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人才引进可从收支平衡表看

上述提到的国际上的争议有点搞笑。说不得笑的是那张国际收支平衡表,英语称balanceof payments,我做学生时必读,奇怪是今天好些大学不教了。好些国家没有计算这张平衡表,不需要白纸黑字地写下来,但实际上不可能没有。

这平衡表说,一个国家的国际收支不可能不平衡。好比中国的物品进出口有顺差,来自外方的投资也往往有顺差——称双顺差——但这些顺差带来的外汇储备是国际收支平衡表的一个重要项目,属进口,其后投资于外国的资产是进口了这些不动产的权利了。

这里的关键,是中国因为有贸易顺差而进口的,主要的是美国的债券。目前中国持有的美国债券约一点二万亿美元,跟日本持有的差不多,不算高,因为这些年中国把持有的债券钱投资到外国去,不少间接或直接地购买美国的资产,而习近平推出的一带一路也要动用这些债券钱。当然,一带一路也要赚钱,而进口的是另一些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项目了。

因为我这个老人家记得很清楚美国债券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现的灾难,担心北京当局持有美债太多,好些年前对一些朋友说了。为写这篇文章,我追查中国持有美债量的历史资料,在两天内这些数据查得零散,不一定可靠,但整体来说,我认为北京当局处理得不错。我希望今天中美之间的贸易争议不会惹来北京大手抛售美债。

上期在这里写《人才政策》,昨天读到《华盛顿邮报》一篇文章,说中国花巨资,大事进口科技专才。这些资金应该是源于上述的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资本项目。进口人才也是贸易,所以长远一点看中国是没有什么贸易顺差的。

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中国的人民币早晚要大事推出国际。这项生意中国要做,而特朗普不高兴理所当然。一个国家能把自己的货币推出国际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二战前英镑当道;二战后轮到美元。

今天中国崛起,正如英国一位前首相二〇〇八年在北京奥运时说,中国正在回到历史上他们原来的位置。有趣的问题是,虽然纸币在中国古时出现过,但历史上大部分时间是以金属为币。以金属为币,只要纯度可信,是哪个国家的都不重要。纸币是另一回事。为此我曾多次建议,北京要先把人民币下一个稳定的保值的锚才大事推出国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