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40年与美国200年|读书会
2018-06-07 09:41:26
  • 0
  • 0
  • 0

原创: 读书会

在近日举办的第82期陆家嘴读书会上,第一财经CEO周健工携新书《横越未知——从无限劳动力到无限计算力》来到现场,与大家分享了主题为《中国40年与美国200年》的主旨演讲。

本期陆家嘴读书会由第一财经、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陆家嘴读书会、国华人寿联合主办。

以下为第一财经CEO周健工在陆家嘴读书会上分享的主要内容:

今年是金融危机10周年,还有一个更大的话题,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现在在看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其实跟看20年、30年的时候,视角应该有所不同。

30周年的时候,很多人对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经济是有非常清晰记忆的;但是40周年,是接近一代半到两代人的时间跨度,很多人对于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经济是没有记忆的,如果有记忆,也是差不多50岁了。

改革开放的目标是什么?用什么衡量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

过去的十年,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十年。差不多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在福布斯中文版做了六年总编;在第一财经作为CEO三年。我想从一个更大的时间的跨度、更广的历史视角,谈一谈中国跟美国的对比,谈一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2008年的时候,我们都感觉到中国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还可以实现接近双位数的增长。

当我们谈经济增长的时候,我们习惯在一个非常长的时间跨度上来谈“一个经济增长”。时间决定了经济,只要有时间,我们总能实现增长。实际并不是这样,世界上只有非常少的国家,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去实现一次经济增长的大跨越。

中国内地从1000美元到10000美元,用了近40年(按照购买力平价,1978-2015,从978美元提升至11414美元)。差不多同样的跨越,从人均收入2000美元到10000美元,英国用时140年,德国和美国用时近100年,日本42年,韩国和中国台湾用24年。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能够保持一代人或者更长的时间实现7%以上的高速增长的国家和地区,大概有二三十个。有人认为:中国增长不是奇迹,因为很多国家都实现了这样的增长。

这里面包括:沙特阿拉伯这样的产油国、日本和欧洲几个战后恢复国,包括还有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韩国的亚洲四小龙,也包括一些拉美国家。但中国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经济体,能保持40年的接近两位数的增长,我觉得是一个奇迹。

我挺喜欢这句话:经济决定了时间。在农业社会,中国在一两千年是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的,因为经济没有什么增长,人均收入也没有什么增长,生活水平也没有什么增长,整个技术手段也没有什么变化。这么长的时间,除了人口增长,对于经济增长、尤其是人均增长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来说,我觉得真正有意义的时间,可能就是改革开放以后的40年。做一个简单的类比,中国过去的40年是横跨了美国200年的历史。并不是说我们在40年,很多的领域还相当于美国19世纪的发展阶段的水平;而是从经济发展的阶段来看,其实中国过去40年是横跨了美国过去的200多年。

美国经济赶超历史

我们看一下,美国在19世纪、也就是第一个100年做了一些什么? 1870年左右,美国GDP超过英国。当时的英国是全球最强的工业化国家,美国不管是技术,还是工业上,还是经济发展上,都是在跟英国学。到1900年左右,美国的GDP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最大的国家。

这点非常有意思,一直到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时候,中国还是世界上GDP最大的国家。这个道理告诉大家:GDP最大,并不意味着国力最强。

美国在第一个100年里,整个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和发展的模式,跟中国过去的40年工业化是非常相近。它也要吃人口红利,但是它靠的不是人口规模和整个人口中适龄劳动力人口的内生增长,它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大量的移民,还有就是领土的迅速扩张。

大量的移民,土地迅速的扩张,资本密集的投入--使得美国出现全国修铁路的热潮,整个钢铁工业的急剧成长。随着铁路的延伸,出现了迅速的城镇化和城市化。

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成长阶段,其实跟中国在过去的40的大部分时间年是非常的相似。这是美国第一个100年的赶超。

第二个100年,就是另外一个模式了。这里引用了一个研究:20世纪之后美国经济增长出现了非常引人瞩目的变化,这个时候美国工业化、城市化的程度相当高了。美国的有形资本积累,慢慢的放慢速度。在20世纪头50年,美国经济增长只有15%是可以由资本量和劳动量的增长来解释,而剩余的85%是由劳动生产率来解释的。

《剑桥美国经济史》一书提到,美国从1900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经历了非常快速的全要素生产率成长的过程。整个美国经济的成长动力发生着非常大的变化:它转移到的依靠创新增长的经济,而且这样的一个增长持续了整整100年。

贯穿美国20世纪的持续增长故事,技术与创新、商业模式、组织管理的创新,导致了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伴随着有形资本积累的放缓和无形资本积累的加快。

一个富强国家的成长

一个国家如何成为强国?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根据美国的历史,我把它简化为三点:

  • 它保持了200多年持续的增长,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其实200年的年均增长率并不是很高,但是它持续200年,累计起来是非常惊人的数字。这个背后是靠什么?我觉得是靠制度,支撑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技术创新、组织创新、模式创新。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好的制度和好的治理实现了长治久安,是一个国家实现经济增长的基本条件。
  • 开放的经济体。美国过去200年始终是开放的,中间也经历了贸易保护主义、货币战、贸易战;但是我们如果拉开这200年的历史,其实美国总体而言还是开放的。美国抓住了后发国家的赶超优势。后发国家有更大的增长潜能,而且一般都能实现比领先国家快速一倍的增长速度。
  • 站在技术与创新的前沿。在一个全球化的国家体系中,彼此能够迅速的转移和分享技术,我觉得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美国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是跟随者;第二次的工业革命中的重要原创的理论突破和技术创新,其实多数也不在美国,美国是参与和超越;所以美国是超越者。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美国已经完全是引领者,以信息技术为核心。

美国在自由市场和竞争环境,带来了技术的创新和企业及经济组织程度的高效化。还有一点很重要,在美国的公司内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公司内部纷纷建立起研究与发展机构。一战前后,美国公司体系内部已经建立起来了,然后美国从德国学来了大学的研究体系。一直到二战之后,政府、大学和产业之间的创新体系,美国是建立起来了。

我觉得这些东西是美国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经济是技术的一种表达

我们有一句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以我觉得“经济是技术的一种表达”这句话,挺符合马克思的观点。

技术革命带来的产品产业的创新,会引发组织结构的变迁,从而带来整个经济的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一个技术,它能够迅速的让整个经济成为它的一种表现方式。

从技术的发明到产品创新的实现,中间要经历数十年的时间,并且在一个全球化的环境中实现。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技术从发明到产品创新的过程,必须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而这要经历数十年的时间,如果中间被阻断了,要么你封闭了,要么你阻断了,你有再好的技术方案,可能最终实现在产品和产业上的创新会发生在别的国家。

世界上最牛的颠覆性产品和技术,从它的发明到真正能够在经济增长层面上发挥作用,其实都花了很长的时间。

比如电器化的技术。电机和发电机,在19世纪70年代发明,但是到20世纪头20年对工业的全面影响,才被人们感受到。微处理器和阿帕网,20世纪70年代初已进入可使用阶段,但到90年代才发挥出来。从改变世界的产品来看,青霉素从发现到盘尼西林问世,经历了13年。从电子墨水技术产生,直到kindle的发明,用了30年时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产生出影响世界的工业和科技产品,时间不够,还需积累和学习。

回看全球经济史,我们发现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后2000年的漫长时间内,其实全球的人均收入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整个全球经济的发展,在过去的两千多年是静止的。

人类历史上,有意义的经济史,或者说经济增长史是从250年前才开始的,工业革命后的这一块。所以经济就是技术的一种表达,没有工业革命,就没有现代经济。从工业革命开始后,人类的增长超越了有统计以来人均收入长达两千年的停滞状态。

在那之前,中国的经济规模是全球第一,仅仅是因为中国的人口规模最大。当工业革命拐点发生的时候,中国还是沿着先前的水平线在延伸,但是西欧已经走上了一条向上爆发的曲线了。

人类社会进入技术革命之后,每个国家实现工业产出翻倍,所花的时间,也在越来越短。英国用了一百年,德国用了七十年,日本用了五十年,韩国用了三十年,中国只用了十年。

整个经济增长呈现加速的状态,这是一个技术驱动的增长。我们再看更近的所谓“数字经济的七波技术浪潮”,信息技术革命从50年代开始。最早的是从大型机,第二波是个人电脑的崛起;第三波是电子商务;第四波是云计算和应用的是所谓的Web2.0;第五波是大数据、数据分析的技术浪潮,第六条是物联网和智能化的机器;第七波是人工智。我们可以看到,每一条新崛起的曲线是更加陡峭的,而且每次量是可以攀升到更高的高度。

如果从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来看国家的增长。美国有政治和治理因素,有经济因素,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也是我今天想谈的,与中国可比并且带给我们启发的,是科技的原因主导美国的增长

中国还缺乏什么?

人口红利、资本积累、快速的工业化给了中国四十年的增长动力。目前中国的制造业已经是美国的两倍,日本的四倍,德国近五倍。中国缺乏什么?我觉得这有无数的答案,我只想提三个:

(1)诺贝尔科学奖。为什么?诺贝尔科学奖代表基础研究和原创的理论。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原创的理论和科技基础研究方面并没有衰落。我们也从1978年来算起,它在过去的40年中获得了其历史上绝大部分的诺贝尔奖,371人中的230人。日本在过去40年总共27人获奖,其中有22人是在1978年以后获取的。22个里面,又有大部分人是2000年以后获取的。1978年后有6位中国人获奖,但科学奖,只有一位有中国国籍的科学家获得。

中国现在最缺什么?最缺诺贝尔奖。说明我们最缺原创理论和基础研究。

(2)原创的核心技术,以半导体为代表。刚才我们谈到,中国在过去的40年完成了美国整个19世纪对经济强国赶超的历程。但是过去的第二次技术革命和第三次技术革命中很多最核心的技术,中国还是比较欠缺的。中国在半导体的主要核心技术中,绝大多数都处于非常明显的劣势。

(3)畅销全球的产品,老干妈VS.苹果手机。有些人会说:中国很多产品全球第一。我们冰箱全球第一,彩电全球第一等,手机出货量全球第一,等等。但是你发现没有,全球排名前100位的品牌方面,中国有多少家?

当年日本家电的产品,它是全球的品牌。韩国也有像三星这样的品牌。中国是非常缺乏让全球的消费者去接受的一个有科技含量的,产品创新的,让全球消费者和用户接受的,能够建立在全球供应链基础上的一个强大品牌。这样的产品中国现在是没有的。我相信以后我们会有,但是现在还不存在。

为什么说中国特别缺乏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品?因为40年的学习时间还是不够的。

40年看起来长,但是对于一个国家,要产生一个世界级的品牌和产品来说,觉得40年的时间可能还不够。很多的产品、很多的技术,在产业上的这种应用,可能还在路上,还在孕育中。再给我们10年、20年,可能会出现。

中国同样是从人口红利到资本密集再到创新驱动,一定要经历这样的阶段。

从要素的投入到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从有形资本的积累到无形资本的积累。人力资本的积累更加重要,但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这方面并不强。我引述中国人口经济学家蔡昉的一项研究,就是中国劳动力平均受教育的年限,实际上在新兴工业化国家几乎是处于垫底的位置。中国受到充分培训的劳动力,在整个经济中出现了严重的错配。很多读了大学,受过高等教育,他是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垄断企业的部门特别集中;在制造业,农林牧渔业、批发零售业、民营企业里面,实际上相对来说是更少一些。在劳动生产增长率最高的领域,反而是人力资本积累相对薄弱的,这是错配的。其实中国在人力资本的积累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的。

中国企业研发体系的建立,只是在最近才刚刚开始。我们可以举出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其实中国应该有更多的大公司,建立起自己的研发体系,像贝尔实验室这样。好在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重视研发。

中国仍然要补课。中国在全球进入加速创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什么能力最重要?

中国首先必须开放,尤其是互联网要开放。互联网行业为什么中国能够成长的这么快?中国有全球最多的人口,其中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都掌握了英语,通过互联网在全世界寻找最新的知识、最新的技术、最新的发明、最新的商业模式、最新的创意,这样持续的大规模学习,创新不发生在中国,天理不容。

中国迎来的是反弹,还是创出新高?

特郎普提出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中国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实就是“ Make China Great Again”,只是大家所照的时间长短不一样。美国是回到几十年的未来,而中国是回到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未来。

天下人都相信中国GDP会全球第一,但从中国GDP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来看,这只是回到19世纪末。在19世纪,中国是一个封闭的国家,那时候中国GDP仍然是全球第一,而且因为中国的人口规模,中国至少在上千年的历史上GDP是全球第一的。21世纪,中国只有更加开放,才可能超越以人口规模决定的经济,实现真正的复兴。

我们显然是希望中国在失去GDP全球第一100多年,经历了下跌之后,不仅反弹,而且创出新高,这样也会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这就需要中国建立创新型的经济。

从美国成长为世界强国的历史来看,在一个加速创新的时代,中国要实现自己的目标,还需要至少 40年的不间断增长,至少要经历一到两次技术革命,而且要引领一次技术革命。必须是开放的、持续的创新。

这也是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我推出《横越未知:从无限劳动力到无限计算力》这本书的一些想法。谢谢大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